死亡時間:P.M 10:19


活著的時候,我怨著你們。
死去的時候,思念如針線。

穿不開的寂寞。

       ──題記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死的感覺竟如此輕揚。
飄浮在空氣之間,連自己也感受不到自己。曾經長久以來都自持著的悲傷,此刻竟是如此微不足道。

現在的感受是什麼……

什麼都沒有。

死了,就沒心了吧。
沒了心,還能堅持什麼原則。
都空了。

沒有恨,也沒有怨。
更別說是……愛。

愛……?





那年夏天,母親突然回不了家。被父親趕出門了。
理由呢?理由是什麼……他突然想不起來。混沌的腦子裡不能去想,一想便會回頭,那麼跳下二十層樓時瞬間想放掉、想拋棄掉的,都將再重新回到懷抱。
跳下的瞬間,心臟震撼著,鼓譟著,躍動著,什麼都聽不到,數不清的風聲裡,只聽得見男人張嘴大喊的驚懼,竟意外地令人發笑。
他心裡問:你,也會害怕嗎?
你,害怕……失去我嗎。

那個男人,也有如此害怕的時候嗎……
那麼,當初幹嘛放開手?
為什麼放手?
幹嘛放手?
放手……
放手…
放手。


那個男人,在被他抓到另一個人在他們床上翻雲覆雨的第二天,放開了他的手。
他曾說:愛是誓言,時間就是永恆。

他相信了。
他真的,相信他的。


他聽見,父親甩了母親一巴掌。
很大聲。

可是他怎麼會聽見……
那時他還未出生吧。

啊,記起來了。
過去無數個母親哭泣的夜晚曾經說過。

沒有了愛,婚姻是什麼……
無形的枷鎖。
綁了你們,也綁住了我。


他看見,那個男人在哭泣。深深地哭泣,好像用盡了一生的力氣哭泣,他的腿邊,流淌著滿地的血。不是他的,是那個剛剛才墜樓的。
男人抱起腦漿四溢的頭顱,深深地吻上無法閉目的眼睛,那雙眼裡,再也不會反映出男人深深哭泣的臉。

他站在一旁,想問他:為什麼哭泣。
他不認得他。
從他願意跳下二十層樓的那刻起……
就再不決定認識誰了。

你,是誰呢?
為何如此深深的悲傷著?

我們,一定不認識吧。

因為我認識的那個男人,不會為我抱首痛哭。
他,不會。

所以,我走了。
碰,一聲。

我墜入永恆。

晚安。
過去的你們。

我終於可以入睡。
沉沉的入睡。

沒有了聲音,終於沒有了聲音。
聽不見男人抱著新情人的呻吟聲。

於是我笑著轉身,從此遺忘。










───I ganna crazy

我瘋了。

 

 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raffito 的頭像
graffito

塗小鴉專用地盤

graffi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